在艰苦困苦中创业

点击数:15352014-12-26 09:47:42 来源: 白酒|沙洺特曲|宋太祖酒|宋王朝酒|宋王朝酒|河北宋祖酒业有限公司|

1980年毕业后,他被分配到武安县酿酒厂工作。酿酒厂地处贺进镇沙名村,离武安40多里,也在西部山区,本来想通过考学进城,但转来转去又回到了农村!况且,当时他看到酒厂的情形时,更如数九寒天吃了根冰棍:车间大门上吊着破席子,窗户上用玉米杆堵着,围墙上码着圪针,伙房里堆着山药蛋、烂白菜……

赵树华一时想不通,把气憋在肚子里,找到组织部问个清楚:

“为啥把我发配到那个地方?我有什么罪”?

组织部接待他的人笑了:“年轻人,谁都能换个地方,唯你不能,你是咱酒厂相中的人,换你得通过主管人事的副县长”。

赵树华是山里人,是农民的儿子,老实巴交,既不会找人走后门,也没有更多钱去送礼托人情,更不愿意有负于人,既然是酒厂的信任,领导的器重,那只好服从。就这样,赵树华从西交老家背上铺盖卷儿,来到了沙名这个武安西北的深山区,成了酒厂第一代技术人才的代表,一干就是27个春秋!

武安市酿造业有着悠久的历史,传说北宋开国皇帝赵匡胤“千里送京娘”时,途经武安饮过沙名酒,曾有“美酒伴佳人”的传说。然而1000年后,武安酿酒厂式微了,酿出酒后既无商标又无酒名,用一四方小红纸,印上“白酒好酒”四个黑字,贴在酒瓶上就上市了。

沙名酒,麻、辣、苦,这是消费者送给当时酒厂的“褒词”。赵树华上班后,全厂工人对他抱有很大的希望,因为他是学化工的中专生,把他看作是酒厂的救星。当时的老书记问他:

“年轻人,啥时候能听不见这别扭话啊”!

赵树华感到非常惭愧,心想,我是学无机化学的,搞化肥还可以,可酿酒属有机化学,我恐怕要辜负酒厂人的一番苦心了。老书记了解到他的心思后,非常幽默地说:

“啥有(鸡)机无(鸡)机的,无(鸡)机可以变有(鸡)机,我给一家酒厂说好了,你去那儿学习半年,如果时间不够用,就学一年,啥时学会啥时回来”。

“发表自己的不正确意见,要比叙述别人的一个真理有意义,在前一种情况下,你才是一个人;而在第二种情况下,你只是鹦鹉。”赵树华在当时邯郸地区最大的大名酒厂学习期间,经常向他的师傅们打破砂锅问到底,有时搞得师傅地难堪下不了台。在半年多的学习期间推翻和纠正了师傅们好几个计算基数和公式,对他这种“不谦虚”,师傅不但不计较,反而对他那种好学上进的精神产生了好感和喜爱。在基本掌握了白酒的生产工艺和技术分析后,他的师傅和厂长、书记生着法儿想留住他,甚至把住房婚姻等条件都用上了。然而,越是这样,他越感到回自己酒厂的重要。

赵树华回厂后提出的第一个方案,就是筹建化验室。这对长期依赖眼看、手摸、嘴尝等感官进行生产的手工业做坊式的企业来讲,无疑是一场变革。有人支持,有人反对,有人摇头,有人半信半疑。方案搁了三、四个月后,酒厂的日子越发难过了,别说高档次的消费者无人问津,就是一些农民也拎着瓶子到厂里找茬,更有怒发冲冠者,拣起石头砸酒厂的牌子。

这时坏事会变成好事,消费者这么一闹,却加速了赵树华现代化改革方案实施的步伐。那些门外汉不得不听任他这个“嘴上无毛”的年轻人“发号施令”。于是,酒厂购来了仪器设备、化验药品,腾出了房子,挂起了牌子,破天荒地有了化验室,赵树华理所当然地成了化验室第一任主任,通过仪器化验,“对症下药”,科学配方,出酒率由34%提高到43%。

赵树华这位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——武安县酿酒厂的一位技术员,1982年经邯郸地区有关部门考试,被录用为地区级评酒员。回顾那次考试,他感到非常自豪,因为当时全邯郸地区10多家酒厂的60多人应试,最后只录取了5人,而他又是前3名。

武安酿酒厂既然有了酿酒方面的权威人物,那就得有权威性的产品,这既是市场的需求,也是赵树华梦寐以求所追寻的目标。1983年担任了副厂长的赵树华和原厂长李桂书,开始挖掘整理历史名酒“宋宫御液”的文献资料和“祖传秘方”。上百次的勾兑、品尝,牙床发了炎,舌头变了色,吃起饭来也没有感觉,终于研制出一种浓香型白酒——宋宫御液。此酒窑香窖烈,入口纯净,尾味悠长,的的确确是种好酒!这个新产品一经问世,很快得到社会的承认,消费者纷至沓来,络绎不绝。1987年“宋宫御液”被评为邯郸市优质白酒,1988年又获得中国首届食品博览会铜牌,1989年在三山(井岗山、太行山、沂蒙山)经济发展商品展销会上获得振兴奖和“振兴河北经济”奖等项桂冠。

1989年赵树华出任厂长后,于1991年又向社会推出“宋宫御液”的姐妹酒“宋祖御酒”,被国际名酒联合公司评为“特别金奖”,“宋宫御液”荣获金奖,赵树华登上了国际领奖台。

他说:“坚持加努力等于成功,决心、信心是成败的关键”!

 

【责任编辑:(Top) 返回页面顶端